追尋長征紅軍轉折點——哈達鋪

發布時間:2019-07-10 21:09:33  作者:本站編輯  來源:本站原創  瀏覽次數:

資陽保安有限責任公司 鄧榮成

 

 

前年夏天應朋友之約,從廣元出川越秦嶺,直抵甘肅省隴南市。

我第一次走進秦巴山區,那巍峨的山脈,那稀疏的植被,那淳樸的人們,那不同的文化,那不一樣的環境,深深的吸引著我的好奇與沖動。于是,我拍不急待的向隴南同仁打探關于隴南的一切。因為,我這個人,有一個怪癖,雖然出身卑微,但喜歡去追尋風雅。每到一個地方,不是喜歡去城市徜徉,也不喜歡去欣賞美女,而總是喜歡去了解當地的風土人情,尤其喜歡去尋覓那些被歲月淹沒了的歷史痕跡,用心去傾聽那聳立云霄之顛山的呼喚,用心去體會那條纏綿河流的娓娓訴說,特別喜歡去寺廟和道觀拜會方丈與道長。

我是一個有信仰的人,但不是一個虔誠的信徒,更不會去菩薩面前頂禮膜拜。因為,我從人類歷史典籍中發現,在推進人類文明發展進程中,佛教與道教傳播發揮出了非常重要的作用。佛教與道教的文化、哲學、理論厚重而又博大精深,方丈與道長又是研究本教之大成者,與他們對話不僅能將你帶入一個未知領域,而且能讓你感悟一個人的生活態度,去排解紅塵帶給的無序煩勞,去學會一個人如何去平靜自己的心境與修行。

隴南地處西秦嶺東西向褶皺帶發育的隴南山地,秦巴山區、青藏高原、黃土高原三大地形交匯區域,中國地勢第二級階梯向第三級階梯地勢的過渡帶,平均海拔1000米。東接陜西,南通四川,扼守陜甘川三省要沖,素稱“秦隴鎖鑰,巴蜀咽喉”。西秦嶺和岷山兩大山系分別從東南伸入全境,形成了高山、峻谷和盆地相間的復雜地形。據歷史考證,隴南7000多年前即有人類活動,是秦人的發祥地,是中國古代西部民族氏人和羌族活動的核心地區。在漫長的歷史過程中,既是各種政治軍事力量激烈爭奪的戰場,又是中原中央政權與西北少數民族接觸交往的前哨陣地,攻伐消長與民族交往構成了隴南社會歷史的重要內容,氏族、姜族、漢族及先后進人隴南的其他民族,互相影響,互相依存,互相融合,共同創造了隴南燦爛的古代文化。

秦代置武都道。漢武帝元鼎六年(111年)置武都郡,屬涼州劉史部。漢末,曹操分司州,涼州置雍州,武都郡改屬雍州。三國時期,武都郡是魏、蜀兩國的邊界,建安二十八年(219年),劉備攻取了曹操軍的漢中郡,阻斷了武都與雍州的聯系,于是曹操棄武都郡,遷治至右扶風小槐里。此后,魏、蜀兩國于武都展開多次大戰,最著名的是蜀相諸葛亮“六出祁山”伐魏,并于229年攻取武都、陰平二郡,自此武都郡為蜀所據,直至蜀國被晉滅。1949年7月,成立武都分區行政督察專員公署,蜀陜甘寧邊區甘肅行政區,2004年,撤銷隴南地區,設立地級隴南市,武都區是隴南市政治經濟文化的中心。

了解了隴南歷史淵源之后,我問隴南的同仁,在“隴上江南”這片熱土上,一定有著名的歷史文化遺跡吧?隴南的同仁告訴我說,隴南不僅是甘肅省水利資源最豐富的地區,而且有各類野生動物350多種,金絲猴、羚羊、梅花鹿、雪豹、藍馬雞······國寶大熊貓占全國總數十分之一。隴南有豐富的鉛、鋅、銅、金、硅、重晶石等金屬礦,西成鉛鋅礦帶綿延300公里,年產含鉛3·08萬噸,含鋅12·05萬噸,是中國第二大礦體。隴南居住著漢、回、藏、滿、彝、朝鮮、土家、拉西等23個民族,是中國歷史上農耕文化、畜牧文化、漁獵文化交匯積淀的地域。文縣的池哥晝、武都的高山戲、西和的乞丐節被國務院列入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。隴南又是中國主要中藥和油橄欖產地之一。

但是,更讓你期待或更應該去拜謁的地方是哈達鋪。因為,哈達鋪是中國工農紅軍長征的轉折點,毛澤東以“一張報紙定乾坤”,作出了改變紅軍長征命運的重大決策,從而使中國革命一步一步從勝利走向勝利。中國網絡電視臺紀實片《哈達鋪》內容介紹:如果說偉大的長征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一次實踐活動,那么,紅軍在甘肅省宕昌縣哈達鋪所進行的偉大的革命抉擇,就是在漫漫征途中撥開迷霧迎來的又一抹朝霞。······

隴南的同仁如數家珍的給我講述著家鄉的故事。他們激情飛揚、臉上寫滿自豪,我的心早已飛馳而去。第二天,我決定去哈達鋪,去追尋哈達鋪長征紅軍留下的足跡,去傾聽那些紅軍將士們當年在那片土地上的歡呼。

哈達鋪是隴南市宕昌縣的一個小鎮,是漢、回民族混居的一個小鎮。三國時稱“陰平古道”,明朝在此設鋪,哈達鋪的名字沿用至今。哈達鋪,又曾叫“南路”或“白龍鎮”,位于宕昌縣西北部,國道212線縱貫全鎮,距縣城37公里,地處青藏高原邊緣和西秦嶺、岷山兩大山系支脈交錯地帶,地域開闊,交通便利,人口稠密,集市繁榮,文化厚重,自古以來就是甘川道上的一個商貿重鎮和軍事要沖。“哈達”一詞,據最早史料《清史稿·甘肅土司傳》記載,東漢優波將軍馬援后裔——宕昌第一代吐司馬珍,因其父馬紀于元至正年間防守哈達川九族而授指揮使之職,以功授世襲土司管百戶之事。

哈達鋪是一座歷史名鎮,因盛產“岷歸”而聞名。清末明初,商賈云集,有字號、上規模的商鋪達26家,陜西、山西、天津、上海、河北、四川、廣東等全國的商人來往于此。他們在自己的家鄉設總號,在哈達鋪設立分號,置地買房種歸,外地商人在哈達鋪做生意,喜歡訂閱一份家鄉的報紙,一方面了解家鄉發生的事,一方面獲取生意上的信息,一方面是漂泊人對鄉愁的記憶。當時在哈達鋪郵政代辦所內的報紙種類非常之多,這在中國報業歷史上也是值得深入研究的一種特殊的現象。

1935年9月12日,中央在甘肅迭部縣境內的俄界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后,紅軍迅速向東北方向挺進。蔣介石得知紅軍走出草地,進人甘南繼續北上的消息后,企圖想憑借天險把紅軍清滅在雪山、草地和藏區一帶。于是,急電時任甘肅省主席朱紹良,要求他扼守天險,攔截紅軍。9月4日,黨中央、毛澤東率領紅一方面軍一三軍團及中央縱隊到達迭部縣的莰兒那村,召見了紅四團長王開湘和政委楊成武,全面閘述了突破天險對紅軍生死存亡的意義,要求他們在三天之內必須奪取臘子口的重要任務。

天險臘子口,是四川通往甘肅境內的重要隘口,“臘子” 藏語意為高山谷口,平均海拔近3000米,臘子口東西兩門的懸崖絕壁高達500米,峽道為南北走向。長約300米,寬近8米。臘子曲水從溝底由北向南奔騰穿峽,河上僅架有1米多寬的小木橋連接兩岸絕壁,要想通過臘子口唯有且必須經過這座橋,隘口有“一夫當關,萬夫莫開”的氣勢。聶榮臻元帥說,臘子口一戰,北上的通道打開了,如果臘子口打不開,無論軍事上、政治上,都會處于進退失據的境地。

1935年9月18日,紅一方面軍突破天險臘子口后,先頭部隊越岷山、過施窩、涉草灘、智取哈達鋪。兩天后的傍晚,9月20日,毛澤東、周恩來率領大部隊開進了哈達鋪。到達哈達鋪之后,毛澤東徑直走進郵收代辦所,挑揀了一些有用的報紙帶回住處“義和昌”藥鋪。在那艱苦卓絕的年月里,報紙是獲取外面世界信息最重要的工具和載體。

毛澤東在1935年9月15日出版的《大公報》上,看到頭版刊登有《徐海東竄甘》、《陜匪猖獗》、《陜北軍事形勢轉變,劉志丹徐海東有合股趨勢》等描述當時革命形勢的文章。正是這一張報紙,讓毛澤東眼前一亮,精神為之一振,他以偉人的目光洞察出了長征紅軍的希望。也正是這一張報紙,改變了黨中央、毛澤東率領紅軍長征的方向,改變了中國工農紅軍長征的命運。因此,哈達鋪成為了長征紅軍生死攸關的轉折點,成為了紅軍北上抗日的轉折點,成為了我黨歷史上戰勝張國燾錯誤,挽救中國革命的又一個轉折點。

22日,黨中央在哈達鋪“關帝廟”召開團以上干部會議,毛澤東代表中央作《關于形勢和任務》的政治報告,宣布了紅一方面軍改編為中國工農紅軍陜甘支隊,下設3個縱隊的決定,并號召紅軍到“陜北去”,“那里就是我們的目的地,就是我們的抗日前沿陣地!”。這一次會議.第一次明確提出了“到陜北去”,作出了把長征落腳點放在陜北的重大決策。因此,在中國共產黨的歷史上,把哈達鋪稱為是決定中國工農紅軍長征命運的重要決策地。肖克將軍在詩中滿懷激情的描繪了哈達鋪在長征途中的意義,“紅軍越岷山,哈達大整編。萬里云和月,精兵存六干。導師指陜北,軍行道花妍。革命靠路線,紅星飛滿天。”

哈達鋪紅軍長征紀念館,位于宕昌縣哈達鋪鎮地處回道212線的交通要道上,南距縣城35公里,北距岷山縣城35公里,西距迭部臘子口70公里,中國工農紅軍一、二、四方面軍三大主力長征都經過哈達鋪。1985年10月,原中共中央總書記胡耀邦到隴南視察時,為哈達鋪紅軍長征紀念館題寫了館名。新館2006年9月22日落成,由展廳和廣場兩大部分組成,坐落于紅軍長征一條街的最北端,展廳占地面積3080平方米,廣場占地15000平方米,廣場北側建有由“三面紅旗”主標組成的紅軍長征紀念碑,東西兩角塑有“領袖指引陜北”和“紅軍將土浴血奮戰”為主題的大型雕塑。展廳內按照“紅軍到達哈達鋪”、“重要決策定方向”、“軍民魚水情” 、“紅軍足跡遍隴南”、“今日隴南展新姿”等五個單元的豐富內容。展廳內一組數據生動顯示,哈達鋪的人民群眾為紅軍提供了糧食280000斤、各類家畜牲口近5000只(頭)、蔬菜7600余斤、豆類390000斤、鹽巴2000余斤,近3000名哈達鋪兒女參加了紅軍隊伍。楊成武將軍稱哈達鋪是紅軍長征的“加油站”。

我懷著崇敬的心情參觀完紅軍長征紀念新館之后,又去拜竭紅軍長征第一街。紅軍長征舊址坐落在由382家店鋪組成的一條長約1200米的街道上,經濟日報常務副總編羅開富在《黨必須指揮槍》-文中稱這條街為“中國工農紅軍長征第一街”。

那天,第一街正在整修,從青色的瓦片,木質的門面,褐色的墻體,還依稀可以看出是明清時代的建筑;從鱗次櫛比的店鋪、老街凸凹不平的石板、商鋪門檻的痕跡,還依稀可以投射出當年的繁華。在這條長約1200米的街上,有毛澤東、張聞天住過的“義和昌”藥鋪、紅一方面軍司令部及周恩來住過的“同善社”小院、有一方面軍團以上干部會址“關帝廟”、有二方面軍總指揮賀龍、任弼時住過的“張家大院”、有哈達鋪“郵政代辦所”、“哈達鋪蘇維埃政府”、“蘇維埃哈達鋪游擊隊司令部”等遺址。佇立在“義和昌”藥鋪的后院,眼前是毛澤東住過的那一排三開間房屋,小院中央一棵果樹枝繁葉茂,微風吹拂,樹影婆娑。當我走進偉人居住過的房問、看見室內只有一床一桌一凳一盞油燈,極其簡陋而貧窮的陳設,讓我仿佛看見了當年紅軍生活的艱辛和困苦。

解說員在向絡繹不絕的參觀者,講述著當年紅軍的許多故事,我的耳畔卻響起了毛澤東揮手“去陜北”的號令。我仿佛聽見了他那鏗鏘有力的聲音穿越了時空,他那堅定睿智的目光穿透了巍巍的山脈,他那一只偉人的巨臂直指浩瀚的蒼穹。

穿行在古意盎然的街道上,拜謁紅軍長征重要遺址,細心傾聽歷史回響,拂去光陰塵埃,揭開歷史面卷,我仿佛看到了當年紅軍的一幕幕畫面······

正當我行走在長征第一街,沉浸在歷史的回望時,天空突然下起雨來,而且雨越下越大,濕透了我的全身。此刻,我發現有參觀者紛紛逃走,與我同行的朋友們也撐起了雨傘,但我都不愿意去街邊屋檐下躲雨,因為,我怕我倉皇的腳步聲驚擾了英雄們的魂靈;因為,我怕我倉皇逃跑的行為褻瀆了長眠于此的英靈。

在紀念中國共產黨成立98周年之際,我寫下這篇文章,目的是緬懷那些為爭取中華民族解放而犧性的先烈們;緬懷那些為支持中國革命而犧牲的哈達鋪人;緬懷那些為建立新中國而英勇犧牲的英雄們。讓我們伴隨著共和國成長的腳步,走進哈達鋪這塊紅色的土地,去追尋那一段鮮為人知的英雄史詩。······

   


版權所有(C)四川省保安協會

主管:四川省公安廳 主辦:四川省保安協會 地址:成都市武侯區武科西一路65號優博中心C座401 蜀ICP備14013458號

協會各部門電話 辦公室(綜合):028-61109573 028-61109563 發展部(培訓):028-61109561 宣傳網絡部:028-61109570 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 蜀ICP備14013458號-1

4399北京麻将 吉林时时龙虎怎么玩 幸运飞艇在线一期五码计划 98票极速时时 爱彩乐辽宁福彩快乐十二 新疆11选5开奖就是牛 江西新时时历史数据 大乐透单期走势图 内蒙古时时中奖钱数 北京时时官网平台 一码中奖免费公开资料